主页 > R酷生活 >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能找到秘密的话语 >

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能找到秘密的话语

所属栏目:R酷生活 发布时间:2020-06-25

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能找到秘密的话语

  七O年代恶名昭彰的连续杀人犯「山姆之子」大卫‧伯克维兹(David Berkowitz),声称自己因为听到某种像狗的声音指使他杀人才犯下罪行,但刑事法庭后来证实伯克维兹精神正常,并判他六次终身监禁。然而,听见不存在的声音不一定是精神疾病的迹象。

  根据最近发表在《Brain》期刊的一项研究指出,与注意力关联的神经网络特别活跃时,就可能导致这些虚幻的声音出现。而会听见这些声音的人,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大脑对语言产生了促发效应(priming)。

  研究的主要作者、杜伦大学心理学家班‧阿德森-戴(Ben Alderson-Day)说:「确实,很多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但粗估约有5%至15%的普通人也会在生活中听见不寻常的声音。我们认为其中1%的人或许有更频繁的经验,只是他们通常不会告诉任何人,并且不以为意地继续过生活。」

  这1%的人吸引了心理学家的注意,因为他们并非临床心理学上的精神疾病患者,因此通常没有接受精神药物治疗。科学家希望找出为何在没有精神疾病因素干扰的情况下,人们仍会听见不存在声音的原因。

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能找到秘密的话语

  阿德森-戴说:「对于大脑如何理解世界,有一种越来越普遍接受的理论:大脑不仅被动地接收感官资讯,还会积极地对週遭环境做出预测,并寻找有意义的模式。」这个预测处理或预测解读的理论假定,人们对外在世界的经验更多时候是「期望发生」而非「实际发生」的事情。例如,人们观察云的形状时,经常会把它解读成熟知或希望看见的东西。除非有足够的证据,才会迫使人们改变这种预测或期望。「而我们猜想那些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的大脑或许更容易产生促发效应,使其在环境中寻找有意义的模式,特别是当他们处于不寻常或模糊的情况下。」他补充说。

  为了了解促发效应在是否与不存在的声音有关,于是研究人员找来受试者进行实验:两组实验对象的心理健康状态皆为正常,差别在于第一组人宣称自己能听见不存在的声音,而第二组人则没有听过这种声音,并将他们置于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的仪器中分析。

  研究人员採用辨识视觉和听觉幻觉的「Launay-Slade幻觉经验量表」来评量受试者听见不存在声音的频率。大多数人或许都有过类似经验:在只有自己的房间里,似乎听见妈妈再叫你的名字,那幺这种经历就是听觉幻觉。不过在本次实验中,只有最近和相对频繁听见这种声音的人才会被归类在第一组。

  实验使用二十分钟的正弦波语言(sine-wave speech)对两组受试者进行测试,正弦波语言透过模仿实际句子的频率和振幅发出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星际大战》里的R2-D2在说话那样。阿德森-戴解释说:「如果频率和振幅是从同个句子里提取,那幺它们就是可被理解的正弦波语言,只要经过特别训练就能理解。」

  每次播放都包含45个可理解和另外45个无法理解的正弦波语言,无法理解的正弦波语言只是一些听起来煞有其事的声音,但如果把两种可理解的正弦波语言重叠播放,实际上大脑也无法解读出来。这项实验还包含18个声音目标,参与者被告知这是一项关于大脑如何处理异常声音的研究,因此必须要仔细聆听声音目标,并在每次听见它们后按下按钮。

  第一次播放结束后躺在扫描仪器里的参与者被研究人员问到,是否能在刚刚播放的声音中听见任何单字或句子?如果他们回答「有」,研究人员则会进一步询问他们是否在第一次听见时就知道?以及是否能说出或重複刚刚听见的任何句子或单字?

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能找到秘密的话语

  研究人员发现,第一组(听见不存在声音的人)里有四分之三的受试者发现正弦波语言中的话语,相比之下对照组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发现。有趣的是,两组人都使用了与话语和语言相关的神经网络,但那些能找到秘密话语的受试者还额外使用了大脑的其他区域。

  「这些找到秘密话语的受试者多使用了两个大脑区域:前扣带迴与上额回,通常与布署注意力和监测各种重要信号相关。它们并非特定作用在语言,而是分配我们的注意力以观察週遭环境,正是因为这种能力使他们找出了隐藏在正弦波语言中的话语。」阿德森-戴说。

  第二次播放的声音与第一次完全相同,但两组受试者都已经接受辨识声音模式的训练。经过训练以后,两组人识别正弦波语言的能力差异完全消失,原本听不出隐藏话语的受试者也可以听见它们。

  研究作者认为,儘管实验样本很小(每组不到二十人